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念佛感应
观音救拔飓风难之感应
出处: 录入: 上传时间:2018-06-19 点击次数:

 我是在一家公司远洋船上担任大副的职务,这艘船叫亨达轮。在两年前离开台湾而远行世界各大港口。

当本年八月二十日,我们的船航行到纽约临史旁的一个码头里装货,已经装满了四千吨肥料,准备次日启航运往另外一个港口。就在当日晚上,一个强大无比的飓风,正对著这个港口吹来,大约八点到十点半左右,海水猛涨了二十公尺。这时船上的钢缆也被吹断了,船就像跳摇滚乐一样地载浮载沉,随著浪头忽高忽低、忽左忽右地在港里乱撞起来。只听得风声怒吼,天色一片昏暗。这一条码头有三艘船,二艘是军用运输船,我们的船开入港里,被指定了这个不利位置,是夹在两艘军船的中间。好像那两艘军船的钢缆也被吹断了,随风漂舞著,不停地撞击著我们的货轮。风力越刮越强,船身喊喳作响,浪涛声又似千军万马呼啸而来,真令人有魂飞魄散之感。船上的人们都异常紧张不知所措,船长下个紧急命令,令全体总动员,并穿上救生衣待命。此刻船身略有倾斜,舱下抽水机声轧轧不停,天空上飓风夹杂著被吹破的碎片,不时掠过,呼啸而去,有时一些碎片,打在甲板上,甲板上变成了垃圾堆,破碎的东西,泥砂与水的混合物,但这些谁也无暇再去理睬。我只好安慰船员们不要紧张,船在码头游没有什么危险。天晓得,其实像这样猛烈的飓风,一万多吨的轮船也恐难逃噩运,但我不得不给大家打下一剂镇静剂呀!这时我勇猛不停地默念观音圣号,心中也不断地祈求菩萨冥中加被,保佑全船船员的平安。夜深了,不敢阖眼,心中仍朗念圣号,午夜一点钟左右,感觉到船身猛然摇荡了一下,紧接著是剧烈的震动,三艘船均被风吹浪推,送到岸上来,可想而知,风力大到如何程度了。不知怎的,我们的船反而吹到最里面,另二艘船反而吹到外面,这样子可以挡住一下迎头风啦!真是菩萨庇佑。直到第二天清晨水退后,才知船被风刮到一个罐头工厂里面,这个罐头工厂已面目全非,煞是凄惨,房舍及机器设备均被刮走不知去向,这种风较台湾的台风更为厉害,岂止千百倍哩!我们的船头尾已被撞毁,中间也有损坏,所喜全船人员,无人受伤,只是受了灾变时的惊吓而已。但在我们外面替我们挡迎头风的军船,损坏比我们惨多了。

次日,码头上布满了军警,维持劫后余殃的秩序,一切交通完全断绝,州政府召来大批工人抢修,三天以后才恢复正常。这次飓风的袭击,单就这码头地区,就死亡人数达一千多名,房屋店铺也均破碎支离,何况飓风吹袭的广大灾区,真是不敢想像。

事后我想,如果船不被推上岸来,恐怕早在港湾里翻筋斗,那岂不惨透啦,这都是仰仗观世音菩萨的威神之力,冥冥护佑的,才挽救了全船的生命。经云:‘假使黑风吹其船舫,飘堕罗刹鬼国,其中若有乃至一人,称观世音菩萨名者,是诸人等,皆得解脱罗刹之难?’大概我是应了‘其中若有乃至一人,称观世音菩萨名者......’我记得以前看方伦老居士写‘今愿室文存’,也是方老居士一人称念菩萨名号,军舰屡逃劫运,其中一段写著:‘七七芦沟桥事变发生,我年四十一,在楚同军舰上,任轮机长,担任长江下游防务,转战苏皖鄂三省,日日遭到日机的搜索轰炸。每当敌机投弹时,我便念“南无观世音菩萨”,结果一年之间,全军五六十艘大小军舰,几乎被炸得精光,只剩三五艘尚能行动。但是楚同军舰却人物平安,毫无伤损,全舰没有一人划破了一块油皮,流过一滴血,也没有发现过像笔杆大小的炸弹洞,这不能不算是奇迹。......’由上文所看,方伦居士,当时也应了‘其中若有乃至一人,称观世音菩萨名者,是诸人等,皆得解脱罗刹之难。’这段经文所示的这个感应当然也是不可思议。我想佛教徒应在公共场所及舟、车、机上,随时念菩萨圣号,以是因缘,大家必可蒙受其利。

笔者补充:本文中如此大的飓风,甚为少闻,经查证有关报导,证实绝非虚言。五十九年五月份台湾版中文读者文摘第四十页‘飓风浩劫亲历记’一文,正是描述那次飓风的实况,文中谓本次飓风‘可美儿’为西半球纪录中最大风暴,......把三艘货轮从港湾吹上岸。(五十八年十一月十一日觉世旬刊四五○期)


关爱生命,关注护生园(护国龙王寺)